曲目解說

1. Francois Rousselot : Lord of Brass 

文/蔡明憓

 

此曲由法國作曲家Francios Rousselot創作,是法國Brassage Brass Band的委託創作。

如同一般管樂序曲的形式,此曲由快-慢-快三段組成。

第一段「快板」,由中音聲部以強烈的節奏帶出,隨後各聲部交織出現,展現出銅管亮麗的音色。

第二段「溫柔的慢板」由兩隻短號獨奏以對唱的方式帶出,體現了銅管的溫柔,但又不失其亮麗的音色。

最後一段改為複拍子的節奏,當中夾雜了大量的滑音及快速音群等技巧,在最終段使每個樂器都能發揮的淋漓盡致。

最後以合奏的方式再現了前面的動機結束全曲。

 

 

2. 古斯塔夫.霍斯特:降E⼤調第⼀組曲
   Gustav Holst : Suite No.1 in E flat major for Military Band, Op.28

 

一般提到霍斯特,大家最常聯想到的便是他最有名的作品《行星組曲》,但除了行星組曲外,《第一組曲》在音樂史上也扮演了極為重要的角色,那就是為管樂團編制所創作的樂曲。

在十九世紀時,管樂合奏作品通常都是由管弦樂作品直接移植,然而這樣的做法在管樂的音樂特性以及曲目的表現上都受到極大的限制,因此到了二十世紀時,霍斯特的這首《第一組曲》無疑是革命性的發展。

 

本曲共分三個樂章,霍斯特甚至還在譜上特別註記三個樂章須不間斷演奏。

第一樂章,中庸的快板,夏康舞曲。這個樂章的形式為變奏曲,一個主題和十五段變奏,整體的氣氛略顯遲緩莊重,即使高音聲部或低音聲部其中一方奏出稍快的旋律,另一方也會奏出簡單而徐緩的主題。

第二樂章,甚快板,間奏曲。這個樂章的形式是有Coda的二段體,第一主題為

輕快活潑的旋律,但使用了小調,使得這段旋律略帶了點灰暗的色調;第二主題則是較慢的旋律,線條柔和。

第三樂章,進行曲。這個樂章一樣是有Coda的二段體,開頭一段小調的動機,直至一聲大鼓地敲響,這聲響聲像是轉換大小調的開關,帶領樂曲進入行進風格的第一主題,而後的第二主題則不同於第一主題,較為厚實而寬廣。

 

 

 

3.⼽登.朗福德:⻑號狂想曲

  Gordon Langford : Rhapsody for Trombone

 

​長號獨奏:李昆穎
  

Gordon Langford(1930-2017)是一位英國作曲家、編曲家。作品創作類型多元,有合唱團、管絃樂團和銅管樂團的作品,但以銅管樂團的作曲和編曲最為出名。

本曲為1975年Langford受大不列顛銅管樂團大賽(National Championships of Great Britain)的邀請,創作了這部長號作品《長號狂想曲》,並於同年十月由英國老牌爵士長號演奏家Don Lusher於皇家阿爾伯特音樂廳(Royal Albert Hall)首演。

本曲可分為三個段落加上尾奏,樂曲的一開頭便由樂團帶出具強烈節奏感的動機,此動機甚至貫穿全曲銜接在各段落之間。獨奏長號接續演奏,並帶出整首樂曲的形象,帶點爵士混合流行音樂風格的旋律,讓全曲聽來輕快動聽。

 

 

 

4. 李宜樺:雨夜花(波烈露版)

 

文/ 李宜樺

1934年由周添旺作詞、鄧雨賢譜曲的《雨夜花》,是一首極具代表性的本土流行歌。

這次受臺灣銅管樂團團長陳長伯教授的委託,改編為波麗露版的雨夜花,依照拉威爾《波麗露》作曲手法,保留重複性的小鼓節奏、旋律由弱漸強、配器從單一到繁複的變奏形式,將《雨夜花》曲調變奏,從第一次圓號(Horn)拉長的不規則樂句,乃至眾多樂器演奏貼近原曲的工整樂句;且每兩次主題的反覆,皆插入原本不熟悉的相同樂段,來強化聽眾的感知。如此拉近大眾認識古典作曲手法,可見臺灣銅管樂團宣揚音樂的用心。

 

 

5. 伊果.史特拉汶斯基:《火⿃組曲》選粹

   Igor Stravinsky (1882-1971): The Firebird

 

此曲原為史特拉汶斯基於1910年為芭蕾舞劇《火鳥》所寫的配樂,1919年再根據《火鳥》原劇的總譜,自行改編成三首的《火鳥組曲》,其中最為著名的便是第二首組曲。

《火鳥》的故事在講述王子伊凡為解救被魔王卡茨囚禁在城堡中的公主,與魔王進行了一番搏鬥,但不幸被魔王捉住。關鍵時刻,王子得到了一隻神奇火鳥的幫助,最終戰勝魔王,救出了公主。

 

這部組曲共可分七段,本場音樂會所演出的為第五段到終曲:

魔王卡茨之舞(V Infernal Dance of King Kashchey)——

充分表現了作曲家擅長描繪怪誕、異常和恐怖的事物的手法,如強烈的切分節奏、詭譎色彩、互相抵觸的和聲和不諧和音程等,貼切的刻劃出魔鬼卡茨及其同夥粗野、狂暴的險惡嘴臉。

 

催眠曲(VI Lullaby)——

火鳥用來催眠妖魔的音樂,輕輕晃動的節奏,富有神秘感染力的旋律,讓全段聽來彷彿罩著一層朦朧的迷霧,極具催眠曲的風格。

 

終曲(VII Final)——

由中音號模仿第四段公主之舞(The Princesses’ Khorovod )中長笛的主題,奏起了宣告勝利的頌歌。

 

 

 

 

資料來源:

https://www.facebook.com/ClassicMusicNotebook/posts/938979272828566/

https://baike.baidu.com/item/%E7%81%AB%E9%B8%9F%E7%BB%84%E6%9B%B2

https://www.facebook.com/404265253304057/posts/576677559396158/

https://www.facebook.com/GoldenHymnBrassBand/posts/1010266242361336/

https://en.wikipedia.org/wiki/Gordon_Langford